5.第5章 灶煞(1/2)

孙老板怎么处理王春和夏萍两人,王阳并没有过问,他很快告辞,医院还有三个同学等着他。

不过根据两人面相的改变,王阳基本已经知道孙老板最后的处置结果,让这两人进监狱也是最好的惩罚,现代社会孙老板又不能去杀人,把他们送进监狱已经足够了。

“你去哪了,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打你电话怎么也打不通!”

医院里面,孙贺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,王阳和孙老板一起出去的时间可不短,医院等待门诊上班,化验等待,又等秦方来以及一起去宾馆捉奸,前后用去了五个多小时,午饭三人都吃过了,王阳还没回来,怎么能不着急。

“对不起,我陪孙老板办点事,我手机没电了!”

王阳马上陪不是,他手机昨天忘记充电,今天上午就没电了,加上他一直和孙老板在一起也没时间充电,让三人没办法联系上自己,这确实是他的错。

孙贺走过来,没在追究王阳联系不上的事,而是面带担忧的说道:“回来就好,王阳,你昨天说对了,鹏超肺上真的有病!”

闫鹏超也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什么,马腾同样是一脸愁容,上午王阳不在他们也没闲着,陪着闫鹏超在医院做了检查,初步诊断他得了肺炎,还是慢性的,医生建议他们回去治疗,藏区不适合他的医治。

“慢性肺炎!”王阳神情也变的很是严肃,慢性肺炎并不好治,虽说暂时不会危及生命,可想治好也没那么容易,还需要一笔治病的钱。

四人之中,孙贺家里在市区,王阳和马腾都是县城,只有闫鹏超的家在农村,在他们村里条件不算差,但也不是特别的好,加上闫鹏超并不是独子,他还有弟弟正读高三,马上要上大学,家里供着他们两个学生稍微有些紧。

他这一得病,对家里来说肯定是一场负担,难怪几个人的表情会如此。

“二哥,你们在这玩吧,我就不能陪你们了,我已经查了火车,晚上就有回去的车经过附近的县,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!”

“胡说什么,要走我们也一起走,怎么可能让你自己离开,我们在这玩?”

王阳瞪了一眼闫鹏超,闫鹏超头压的更低了,孙贺和马腾则有些惊讶的看着王阳,王阳给他们的感觉和往日有那么一丝不同,具体哪里不同他们也说不上来,反正感觉现在的王阳比原来高大威武,身上似乎带着点什么。

“老大,老三,不如今晚我们一起走,先去鹏超那里,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上什么忙!”

王阳抬起头对着孙贺和马腾说了句,平时他都是直呼两人的名字,只有重要事或者正经事的时候才会像闫鹏超那样按照大小顺序来叫。

“我同意,王阳受伤,鹏超身体不好,在这玩的也没劲,回去也好,再说这高原的环境我真的不习惯!”

马腾第一个跳出来赞同,孙贺随即点头,其实王阳没回来之前他就想着一起回去,闫鹏超出了这样的事谁也没心思继续在这里玩下去。

“你们,你们不用陪我回去!”

闫鹏超抬起了头,眼睛微微泛红,他明白几位兄弟都是因为他才放弃这次的藏区之行,要知道为了这次来藏区游玩,他们在不同的地方打了半年的工,攒下钱才一起来的这里,孙贺家里有病的母亲都没有回去,只是为了完成大家一个共同的梦想。

“说什么傻话呢你,不管怎么说藏区我们都来过了,布达拉宫也去过了,回去没有任何遗憾!”

孙贺笑了笑,几人意见一致,接下来的行动快了很多,确定王阳没事之后很快便办了出院手续,王阳手机充电开机后便给孙老板发了个短信,告诉他自己要回去的消息,他没打电话,知道这会孙老板肯定事情很多,心也烦,不便直接打扰。

闫鹏超家在中原省**X市LS县,下了火车又坐了三个小时的汽车才到,到了县城还是闫鹏超的父亲开着三轮摩托车来接的他们,等到了闫鹏超家里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,几个人都累的够呛。

王阳表现好一些,但也露出了疲态,连续坐车折腾确实很累人。

闫鹏超家是一栋坐北朝南的两层小楼,带一个不小的院子,两边还有偏房,这样的房子在农村并不少见,如今不管家里经济如何都会盖一个小楼,新房子还盖平房的已经不多了,除非特别穷的家庭,闫鹏超家的小楼很简单,外墙都没有装饰,这样的小楼建造成本并不高。

闫鹏超家里有个弟弟叫闫鹏飞,今年高三刚毕业,据说考的不错,可能比闫鹏超上的大学还要好,他们家出了两个大学生,在村子里也是一个骄傲。

闫鹏超的父亲看起来有五十多岁的样子,将三轮摩托车直接开进了院子里,下车后孙贺和他猛就不停的摇晃着身子,他们感觉身子都快散架了,只有晃一晃才能明白这身子还属于自己。

王阳下车后眉头则凝结在了一起,在院子里慢慢走动着,院子不小,估计有三百多平,农家宅基地地方都大,盖的院子也大,东侧是偏房,门锁着不知道里面什么样子,西侧开着门,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有口地锅。

里面没有开灯,具体什么样子看不清楚,王阳微微摇头,很快跟着闫鹏超去休息,这会他也确实累了。

此章加到书签